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通比十三水

文章来源:zhanqunjishuduange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9 19:55:27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鍖椾含蹇箰8鏈夎寰嬪悧家乡好多年了,每到夏收时节自然会回想起当年捉鼠的场景,还历历在目。如今放眼望着一片片工厂林立的家乡,一天持续到晚的机械的噪音和呼吸着刺激气味的空气,要看见一只活鼠简直成为了一种妄想,捉鼠这个童趣盎然的儿时生活,只能尘封起来,在将来的某天或许会将此的记忆晾晒后我的下一代们,权作对过去的纪念。通比十三水我想应该属于田鼠的一种吧。春夏时期它们身影活跃在晋南广袤的黄土地上,通体灰黄色(也有灰色的),丹凤眼,两粒黑黑的眼珠,兴奋时紧翘着一根扫帚尾,善使后足站立眺望,极易驯养,对庄稼有害。

通比十三水七叔捉鼠算是好把式了,七叔捉鼠的时候,是我们最的时刻,帮忙提桶的,推水桶车的,四散在地脚垄头寻鼠洞,我们的欢乐遏制了鼠们的快乐,一时间田野趋于暂时的宁静。找到一个鼠洞了,七叔会俯下身体,全身紧贴在地面上,侧耳贴进鼠窝洞口,再把手伸进鼠洞,从深处捏把湿土闻闻。经过这几个动作后,七叔才好判决那个洞里有鼠,那个洞里是鼠们午间歇凉的空穴,所以忙活不到小半日,我们总能满载而归。捉到这么多的小灵牲,七叔是不卖的,七叔说拿灵性的动物换钱,作孽,照例全部分给了我们。等准备好一切,往鼠洞灌水的时候七叔虔诚的像个教徒一样再次俯在鼠洞口,一眼不眨的观察着灌进洞的水,等鼠洞灌满水了,并不见有鼠出来,还要再稍等一会儿,等洞口的水面平静下来,然后开始有水泡泛出时,七叔眼疾手快突然将手插进洞里,一个水淋淋的鼠爸或鼠妈就拎在手里,随后一个个小鼠像醉酒了一样闭着眼睛趔趄着鱼贯而出,守在洞口的七叔一个一个的按住,放进桶里。这之前我们都是噤声的,不敢有任何声响,否则鼠妈或鼠爸听见动静会躬身紧坐在洞中间,我们称为“坐窝”了,水就灌不进去,白费工了。活鼠真有这样的灵性,没有在我生活过的,是不会有这样的感知的。它们伴随了我们儿时的整个暑期时光,使我们无忧无虑懵懵懂懂的生活变得无比快乐。我们厌恶田鼠,憎恶它糟蹋粮食,毁坏庄稼,但对给予我们儿时快乐时光的活鼠,却怀有别样的。在每年三月学校发动的“交鼠尾”的活动中,当我们捉到怀崽的母鼠,狠心割下需要上交给学校的鼠尾后,然后再放归田野。割下的尾巴,用手顺尾骨一捋,就变成两根了,还难以发现。据说,孔夫子周游列国,唯独未曾到过晋。这天他们一行驾车来到晋国边疆,迷途之时,恰逢“两小儿辨日”,时两小儿的脚边就各有一只训鼠,人样站立,喳喳喳对叫着替自家主人辩理。孔夫子于是在小儿们“孰为汝多知乎!”的噱笑声中,勒马回缰。如果用现在通俗的话揣摩孔老先生的当时的心理:晋野小鼠尚此般聪惠,更何况能训服它的民乎。如此,吾焉再能说教?于是“不脱冕而行”。活鼠

活鼠通比十三水




(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SEO程序: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